番茄

一个差不多快扑街的二傻子,欢迎列旷

我觉得没人能认出那个是亮亮

p1这个世界花花绿绿的,但是我们属于黑暗
p2没了你的我又怎么可能拥有色彩
p3你从来都是我的药匙
可能会为这个写文,不然看不懂的,当然鸽的几率很大,毕竟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七夕了呢,今年的七夕礼物到了,但是人还没到”蔡文姬坐在椅子上,慢吞吞的拆着李白寄来的礼物,拆开后,她看着礼物笑了笑“每年一只陶瓷羊驼,亏你能坚持住,不过今年这只好丑啊,竟然是绿色的,还没有前年那只黑色的好看呢”,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小心翼翼的拿起,默默放到玻璃窗里。
。     无意间看见了角落里那只破损的,粘着透明胶的白色羊驼。“那个好像是和太白吵架的时候摔的,那时候明明是我的错,但是那傻子却先和我道歉。真的是,明明那么要强的一个人。”小心翼翼取下,抚摸着破损处,却不小心被碴子给划伤,怔怔的看着伤口“好痛,那家伙肯定更痛,一个人把这东西修补好,划得满手都是口子,五六个创可贴。不过好像要止血来着”

        把陶瓷轻轻放在桌上,遍去客厅找药箱。打开药箱却先看到一张小纸条:
         小文姬,是不是又划伤了啊,所以我把止血所需要的都放在第一层啦*罒▽罒*等我回来,记得夸我哦,还有你的巧克力我放保险箱了,那段时间你蛀牙了,所以不让你吃甜的是为你好!要乖乖的哦。
      “大笨蛋李白”小心翼翼的将纸条折好,放入抽屉“这是第五百二十张纸条了,两年了,你怎么还没回来呢,巧克力放了那么久早就不能吃了,你说你是不是傻啊”随意的处理好伤口,便自暴自弃般,瘫在地板上,但是不会疼,因为那家伙怕她坐地板上受凉,早早的就在地板上铺上了羊毛毯子。
       默默向空气伸出手,想抓住什么,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呢喃道“李白,我想你了”
      忽地听见一声开门声,伴随着开门声还听见了她日思夜想的声音“文姬宝宝,我也想你了”
       蔡文姬蹭的一声爬起来,向门口跑去,抱住了李白“笨蛋李太白,520”
       “文姬宝宝,520”
    

突然发现自己三十粉,那个我觉得可以点文了
卡埃,白蔡,亮蔡,白云,亮云,酒鱼,药鱼,凯柠都行,对了,顺便加上你们想要的内容,因为是给自己人的,就不打tag了

一个沙雕

李白:文姬,520快乐
蔡文姬:520为什么要快乐
李白:因为520是我爱你啊
蔡文姬:这样子啊,那么李太白520快乐,我爱你

你们看看隔壁亮蔡圈,虽然粮也少,但是人家比我们白蔡圈高产啊

下面画坏了,对不起我画不来安埃一半的好

这种人无话可说了

❌黑白灰❌:

醋溜土豆丝儿🍃:

我真的很生气,以下都是我深思熟虑之后写出来的。





产粮很辛苦,文手很辛苦,画手也很辛苦。


但是有一部分人他们一点付出都没有,却理所应当的接受着被别人夸赞的自豪感以及满足感。他们没资格拥有这些,因为他们采用了极不正当的手段。


他们是剽窃者。


每个人的文或者画都是绞尽脑汁费尽心思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我也不例外。我产粮的目的是为了让大家吃的开心,当看到有人喜欢我的文我也会很开心。


这位选手没有经过我的授权,甚至把我的孩子披上了她那层肮脏的皮强行打包进了她的竹筐里,以她的名义——发布,然后看着那寥寥无几的赞数沾沾自喜。


我不是个好的文手,事实上我的文糟糕透顶,真不知道是哪里受她青睐,才会让她这么做,为了一点儿知名度吗?为什么不试着去自己做呢?


惹人生厌,可笑至极。







希望大家能帮忙扩散。

夹子不是夹子:

[挂人]
占tag致歉

盗了 @醋溜土豆丝儿🍃 太太的文

评论被删了
私信她设置了不接收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

       #本来是个刀,但是我改了改,下一次我一定会狠下心写刀子的!坚定不移

       “李白,李白,这是我的第九十八封情书了哦。所以,今天你要不要答应做我男朋友啊”蔡文姬像往常一样在放学后,给李白递了一封情书。
       “谢谢,但是李某不需要,而且李某并不喜欢你”这是李白第九十八次拒绝蔡文姬。因为他知道蔡文姬的这些情书都是别人代写的。蔡文姬对于他的感情不过是一个任性的小孩看到了一个心仪的玩具罢了。
      “好吧。”蔡文姬不免第六十八失落的低下头,第四十五次泪花再眼珠子里面打转,第二十四次将指甲嵌在掌心里面,第二十次任由血液渗透在掌心的纹路了。
        “明天,我也会努力把你追到手的”待文姬抬头时,李白早已走了,自言自语道“一定要等着我哦”
       等蔡文姬到家时,只看见曹操和各大黑道头子在聊天喝茶,讨论着要怎么折磨那个新抓到的条子,凌迟?或者车裂等等……蔡文姬习以为常的打了个招呼便上楼了。
      “文姬,等等,我们有话和你说。”曹操对楼梯口的蔡文姬招呼了一下。
       “孟德大人,是什么事啊?”蔡文姬扑到曹操的怀里问道。
      曹操揉了揉她的头发,说到“最近有点开始黑吃黑了,而我手下一堆废物又没什么用,所以我打算麻烦一下文姬,行吗?”虽然是商量的语气,却不容置疑。
      “当然,只要是孟德大人的事,文姬都愿意帮忙”只是看来接下来的第九十八封不能在明天给李白了呢。虽然语气依旧欢快,但眼神不由得暗了暗。
       “那我就帮你先请假一周好了”
      “孟德大人,一周会不会太长了。”
      “虽然我也希望时间短一点,但是我怕文姬会因为时间过短而受伤,这样子义父可是会心疼的哦”
      “没事的,给文姬三天,三天就好了”
      “好啊,义父相信文姬,千万不要让义父失望哦”
      “嗯”
      这一对在对话时,无人敢吱声。
      后来,李白连续三天没有收到蔡文姬的情书,也没有看到蔡文姬。李白表示没有蔡文姬缠着他的日子真好。除了在第三天的时候,感觉有点不爽以外就没了。
       第四天,蔡文姬回来了,却没了半条命,她被整整三个帮派的活力集中,更不乏有人在暗处刺杀。
       现在的蔡文姬安安静静的躺在医院里面,她的肋骨被打断了十二根,左手的手指无一没有被掰断的,右腿的膝盖骨被子弹所击碎。而那双充满了生机的眼睛,被子弹碎片所击穿了一只。
       现在的蔡文姬只有一个喜欢李白的心是在跳动的。
      后来,蔡文姬休学了,原因是因为出车祸了。
       李白的好友替李白高兴,但是李白自己高兴不起来,在蔡文姬请假的第四天的时候,那一封迟了三天的第九十九封告白信由蔡文姬的仆人送来了,那个粗犷的男人说“小姐说了,你和她的那个誓约无效,这是最后一封信了。”那个男人顿了顿,说到“虽然小姐没吩咐过,但是我还是和你说,第二十二封开始,都是由小姐亲自写的,最后的第一百封告白信,小姐她整整改了一百次”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白在图书馆的角落里,默默展开了这第九十九封告白信:
      蔡文姬的李白
      李白,这是我写给你的第九十九封告白信了哦。那么你是否愿意接受我这第九十九的告白呢?我和你说,千万不要接受,因为估计我现在都差不多死了,所以我们之前的那个约定取消掉好了,反正你也不记得,太白
。你早就忘记了和琰儿的约定吧。明明说好等琰儿给你写完了一百封告白信就在一起的,不过好像不行了,因为我写不了那第一百封告白信了呢。太白,祝你幸福。
                                                                   喜欢太白的琰儿
       当初,李白讨厌蔡文姬的理由很简单,因为蔡文姬和琰儿太像了,连性格都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琰儿死在了十五年前的火灾。所以李白讨厌蔡文姬,只是没想到琰儿是文姬,文姬就是琰儿。
     但是现在,他的文姬,他的琰儿现在都不见了。
     李白决定重新找回来,虽然过程很难,但是他最终让他的文姬活在了他的文章里。虽然我曾经没给你幸福,但是我希望我能为你构造一个美好的世界。
       后来李白把情书写到了第九十九封,至于最后一封,他在等另一个答案。第一百封告白信隔开了李白也隔开了蔡文姬。
十年后
       李白的门被敲响了,门外有一个紫色短发的女孩,眼睛也是紫色的,熠熠生辉。手上拿着一封信。在李白打开门的那一刻轻轻说到“李白,这是我的第一百封告白信,你做好当我男朋友的准备了吗?”
“琰儿”男人的眼泪像水龙头一样管不住的往下流,扑上去,抱住了少女“我做准备了,我喜欢你”
       “嗯,我也最喜欢你了”轻轻拍了拍男人的背,安抚f道
END

被执念一撩,结果就来了个激情肝文,各位小姐姐们晚安哦

顺便谢谢各位为白蔡产粮的大大们

日常智障

蔡文姬表示

蔡文姬
哪怕单身一辈子
被狗粮撑死
也不会喜欢李白那个花花公子

李白,过来暖床

李白表示

李太白
哪怕成为断袖
被别人笑死
也不会喜欢蔡文姬那个小魔女

文姬,我来暖床了

@澄清石灰水,我就问你甜不甜!有了糖,接下来就是刀了

自由价更高

       “李白,你走吧。我们早就结束了”蔡文姬看着眼前浑身是血的男人,她最爱那个笨蛋——李白,淡淡的说出声。
       “为什么,为什么你都不肯告诉我原因,为什么你会被曹操那个奸臣给软禁在这地牢之中”李白没有听她的,一拳砸在了地牢中的墙上,现在的他只有一肚子的火气,。
        当年小丫头说分手,他只当是玩笑话,便应了。却不想后来那小丫头便消失了,让他找了整整五年,后来在山崖下发现残留一口气的典韦,才知道小丫头被曹操给软禁了,可他没想到当他见到小丫头时,小丫头已经废了。
     “为什么?因为没什么好说的啊,或许这就是虚伪,贪婪的大人们的面孔吧!”文姬没有正面回答李白,反而说了一些让李白云里雾里的话。
      “我还是先带你出去吧,等会估计援兵就要来了”李白看了她一会儿说到。
      “没必要,因为我出不去了,李白”蔡文姬无神的看着自己被废除的脚和被改造后变异的发色“你要是真想带我走,就杀了我吧”
      “蔡文姬,你抽什么风啊!我怎么可能杀你,有我在,你怎么可能出不去啊。”李白狠狠的盯着她。
       “蔡文姬已经死了,现在的不过是一个蔷薇之女,一个被废了的假文姬。天籁弦音已经死了”是啊,蔡文姬已经死了,死在了她被改造的那一天,死在了阿典离开的那一天,死在了她最喜欢的孟德大人的手里。
        李白有点愣住了,虽然面前的人不是很像文姬,但是之前他一直觉得她是蔡文姬,不是判断出来的,是感觉出来的,但是现在他感觉他有点动摇了。因为这个文姬不像他认识的,他认识的那个文姬,很任性,会撒娇,还特别喜欢恶作剧,总是神气活现的。但是,面前的人眼里没了光,连自由都被剥夺了,连走路都不可能了。
       但是,没关系,他可以去找人把她的腿的治好,可以陪她去游山玩水,让她像以前一样。
       “说什么呢!你不就是文姬吗?我的文姬可没那么容易死,她可是一个任性过分的小魔女。腿的问题,我可以找人帮你治啊。”
      “李太白,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我说了蔡文姬死了,早就死了,在五年前就死了。你赶紧滚吧,我看到你很烦啊”蔡文姬几乎是吼出来的,她希望这个傻子快点走,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再来找她了,反正这家伙女人缘好的很,说不定很快就能找到一个喜欢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哭了,她一想到李白的未来没有她时,她就哭了,明明在五年前就知道会这样啊,为什么到现在也还是这么的难受啊。
       “没错,我就是听不懂人话,所以我一定会就你出去。而且我干嘛要丢下我喜欢的人跑”李白选择不听那些话。
      “那自由和我,你选哪个?”蔡文姬看着李白问道。
      “像当年一样”
      “你希望我快乐还是难过”
      “当然是快乐”
      “麻烦你,遵从你的选择,杀了我吧”
      “为什么,我的选择和你的生死不冲突啊”
      “当年,你选择了自由,所以我放弃告诉你真相,如今你希望快乐,所以这次该你满足我了,杀了我吧,如今的我,真的不想在活下去了,被最亲近的人给废了,最重要的亲人又死了,所以啊,李白如果你真的喜欢就杀了我,不要妄图带我走,我是躲不开曹操的掌控的,你也不看看现在的我,人不人鬼不鬼的,还不如死人死的快活,而且,对你而言,自由价更高。”蔡文姬仰视着李白,一字一句的回答到。
      “我——明白了”李白缓缓拔出青莲剑,默默捅进文姬的心脏后,便转身快步离开了。
      李白,我喜欢你,但是你不是我一个人,我又怎么能那么自私,把你留在我身边,你是属于这个天地的,对你而言,自由价更高,不是吗?这是蔡文姬最好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