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

一个差不多快扑街的二傻子,欢迎列旷

家族秘术

    埃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他睡不着,他又一次忘却了那个人,他甚至连他的衣着都不记得了。
   “算了,别管了,埃米。忘了就忘了吧。反正也没有什么不是吗?”最终,埃米以大字形的样子睡着了。
    ……
   “抱歉了啊,埃仔”门开了,可是,门口没有人,只有声音没有人。
  
    第二天,闹钟闹个不停,最终以埃米把闹钟砸到地上结束。“真是的,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晚啊?看来闹钟得多弄几个了。”草草的洗漱,草草的煮饭,然后把笨蛋老姐叫起床“姐,起床了,吃饭了。”
   “来了,来了,嘻嘻,我来了”声音从房间里传来,但好像不一样了,“难不成老姐她又在对着镜子犯花痴?算了算了,反正又不是第一天了,真不知道这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啊”埃米小声嘀咕到。
   “埃米,我来了哟,不要跑哟,嘻嘻嘻嘻”艾比声音再一次传来。
   “姐,你干什么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埃米放下手中的家务,打算去看看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艾比就站在他的身后,红色眼睛有一些妖治,仿佛可以把人吸进去。
    他以可爱为著称的姐姐,竟然有一些妖艳,说实在话,他真的很不习惯这样的艾比。
   “我的傻弟弟,我能干什么呀”面前的艾比,轻轻的把食指放在唇上,然后用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食指“我只是在想——你的灵魂味道会怎么样。”艾比一点一点的向埃米靠拢,渐渐的露出了牙齿。
   “姐,你,你是在开玩笑吧”埃米一点一点的向后靠,最后撞上洗手台。“这可一点都不好笑啊。”
   “哦,你在你的姐姐吗?那可真抱歉啊,我可不是你的那个SB姐姐呢!”
   “什,什么,你不是老姐”埃米的瞳孔缩成了针状,他知道的,他应该知道的啊!“我忘了,我竟然忘了……”埃米苦笑着,可他还是没能说出那个秘密,那个玳瑁家族时代相传的秘密啊。
   “喂,那边的那个小子,你到底忘了什么啊”不知何时家里又多了一个女孩子,叼着棒棒糖玩世不恭的看着眼前一切。
   “凯莉,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已经…”消失了吗?后半句埃米没有来的及说出口,因为她们不见了。他也不在原处了。
    他现在站在一棵银杏树下,树上的叶子一片一片的飘落,很美,很美。
    树下站着一个人,一个他不认识的人,很奇怪的打扮,绿帽子,红围巾,但是挺好看的。
   “喂,你是谁?”树下的人问
   “我吗?我叫…,等等,我凭什么告诉你,谁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啊”埃米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幸好自己谨慎。
   “我啊,我应该是一个坏人吧?毕竟我错过了一个很重要的人,不过还好我没有错的太离谱,至少我人那个人幸福了”他的声音很低沉,有辣么一丢丢的忧郁,这是埃米对他的评价。
   “喂,那个,我想问一下,那个人是谁啊,如果可以到时候我帮你带一个话啊”埃米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大好人啊。
   “啊?哦,谢谢,但是我忘记他是谁了,也忘了我是谁了。”那个怪人笑了,在他笑的那一刻,埃米感觉自己的脑海出现了一段话:那是世界上最干净的海,需有一片蓝天陪伴他
    真不知走了道谁是那片蓝天啊。
   “时间到了你该走了”
    走?突然埃米发现自己意识开始模糊了,可是就在那时候他好像看见老姐在对自己说再见。

   “喂,你终于醒了?”埃米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边是本该消失却突然出现的凯莉。
   “凯莉我姐呢?”埃米疑惑的问道
   “她,不是你姐,你姐死了,那个SB为了我,把灵魂给了恶魔,呵,当我会谢谢她吗,真可笑啊。”凯莉的脸上尽是嘲讽,只是脸上的泪痕却出卖了她。
   “原来真的死了啊,原来不是梦啊,所以他到底是谁啊”埃米好像知道了什么,但又忘记了什么,总之他知道他和姐姐的已经用了那个秘术。只是啊,有个傻子也用了这样的秘术啊,只是他忘了那个傻子是谁来着,只是他并不打算再来一次,但是他决定要去陪陪他,反正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了,至于凯莉,不关他的事,因为这是艾比的桃花债,不是他的,应该让她自己处理
#抱歉因为太困了,所以潦草收尾,但是如果有时间可能重新写,也可能画,好了,各位晚安啊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