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

一个差不多快扑街的二傻子,欢迎列旷

喜欢你,所以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刀,慎点)(上)

#卡米尔得了赤花症#
#日常虐一虐卡米尔和埃米^v^#
   “卡,卡米尔学长,我,我喜欢你”卡米尔看了看面前那个刚刚还在大声告白,现在却满脸通红,绞着小手,不敢直视自己的小孩不语。
    埃米看着面前的人迟迟不语,不由得有一些慌了: 果,果然,还是不行啊,现在学长一定一定觉得我很恶心吧,一定一定很讨厌我吧,一定一定再也不想看到我了吧。本,本来就是嘛,埃米,你凭什么让学长喜欢你啊,你一点用也没有啊,你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啊。
    埃米咬了咬唇,双手也在一点一点的握紧“如,如果学长不接受的话,那,那也没关系的,就当是一个玩笑吧”
   “玩笑?这个玩笑可真不错呢。那边的那个弱鸡,你有什么资格让本大爷的弟弟和你交往啊,爱情?切,可笑”远方走来的雷狮,嘲讽的说着,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吐出。一个字一个字,重重的砸在了埃米心上。
    埃米感觉自己好像下一秒就要死了,挺好的,至少不会看见卡米尔对自己的厌恶,真的挺好的。 下一秒埃米的领子就被拎了起来,然后狠狠地摔在地上,头发被狠狠的扯着,然后,又被猛地砸到地上。 要死了吗,挺好的,反正已经没有人需要自己了,反正自己一无是处啊。
   “笨蛋埃仔,不是说好了要好好活下去吗?干嘛要想死啊,别忘了我们的约定”笨蛋姐姐啊,为什么,你偏偏要在这时候出现啊,为什么偏偏要我放弃的时候出现啊。为什么偏偏要说那个愚蠢的约定啊,为什么啊他试图向那道虚影升出手,可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抓不住啊,不断的泪水从他的眼眶流出。
   “你个弱鸡,还想去哪啊”雷狮再一次把埃米摔在地上,落地一瞬间,埃米感觉自己的某一部分坏了,他刚刚看到了卡米尔的眼睛还是那样子,冷漠拒人千里之外。可那不就是大海吗?陷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哪怕无法呼吸,哪怕要失去生命的在所不惜。 可是啊,好像现在还不能把命丢了。因为还有一个愚蠢的约定啊等着自己呢!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啊,导致如今这么的痛苦啊。
   “恶党,快住手啊,这样子埃米会死的”不远处传过来一个声音,哦,是安迷修,那个好人。
   “住手啊,你说的哦”雷狮轻轻松松的把手松开,一脸的事不关己,埃米再一次掉落到了地上。 
   “恶党!你……,算了,我,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我要送埃米去医院了”安迷修一把推开雷狮,抱起埃米就往医院。
   “切,这个傻瓜骑士”雷狮望着跑远了的安迷修,不禁笑了笑直到安迷修出了他的视线,他才转过头看向一脸事不关己的卡米尔道“卡米尔,我不会允许你和这样的弱鸡在一起的,如果你敢,就别怪我把那只弱鸡弄死了”雷狮的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嘲讽,是的,他讨厌弱鸡,讨厌会损坏自己利益的弱鸡,但他是不会对卡米尔下手的。雷狮大步的走开。
    卡米尔看了看,现在又只有自己一个人了,埃米那个小傻子应该不会在来了吧。跟着我这种人有什么好处啊,毕竟老天都不允许我喜欢你啊,卡米尔微微摇了摇头,轻轻的解开围巾 ,一片一片赤色的花瓣悄然落下。毕竟,我只有恨你才可以活下去啊,可是我根本就恨不下去啊。
   







    医院里,埃米轻轻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前的是安迷修担忧的神色。
   “埃米,你终于醒了啊!”眼前安迷修关切的眼神使埃米有一些难受,因为啊,曾经也有人是这样看着自己的,只是自己没有守护好她,明明说好要保护她的啊,不过,那个傻瓜却说什么约定,那个人有什么重要啊,值得她付出生命。埃米摇了摇头,想让自己头脑清醒一点。
   “嗯,安大哥,那个女生你查到没有啊!”既然无法保护她,那么就去守护她的那个约定吧,至于卡米尔学长,抱歉了,我要去实施那个愚蠢的计划了
   “埃米,抱歉,我不能告诉你。”安迷修的目光有一些躲闪,对他而言,对同伴的隐瞒是痛苦的,可是他必须要这么做啊,不然埃米会死的,小恶党也会伤心的,艾比小姐也会伤心的,还有圣女。但是只要隐瞒着这一切就,一定一定会没事的吧。
   “安大哥,你再说什么,为,为什么不行啊。”埃米有一些震惊了,安迷修,这个大好人,竟然拒绝了自己的请求
    “因为圣女,不对,因为她是你不能见的”安迷修急忙改口。
    圣女,难道是那个传说中的安莉洁吗?如果是的话,那么老姐又是怎么认识她的啊,而安迷修和安莉洁又有什么关系啊
  




#困死了,不写了,晚安,文章难看,别打我
 

评论(5)

热度(35)